高山杀人行1/2女人小说网免费提供高质量高山杀人行1/2女人最新章节
优酷小说网
优酷小说网 经典名著 言情小说 伦理小说 历史小说 穿越小说 官场小说 短篇文学 玄幻小说 仙侠小说 推理小说 架空小说 校园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武侠小说 竞技小说 科幻小说 耽美小说 乡村小说 同人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年少轻狂 风蓅岁月 逆天邪传 鹰刀传说 师娘的庥 滟香蒾醉 滟修之旅 平凡女人 流氓万岁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优酷小说网 > 推理小说 > 高山杀人行1/2女人  作者:岛田庄司 书号:44281  时间:2017/11/23  字数:11525 
上一章   八岳→轻井泽    下一章 ( → )
1

  过了佐久市,141号公路与国道18号公路相接,我在岔路口向右拐,继续朝轻井泽方向前进。当快要到达轻井泽的时候,国道18号公路开始堵车。宛如东京那种交通堵的情况。车速很慢,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跑车的离合器很沉,我的左脚开始酸痛起来。然而每当前面的汽车开始动时,我又不得不再踩一下离合器,一想到这里心烦死了。心想假如不是独自一人的话,此时就可以换人了。

  如果不是身陷车队当中,我还真不知道原来四周有那么多双眼睛在看着我。对面车道也堵车了,我右边的两三个司机几乎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直到他们的汽车往前挪动了,眼睛才离开我。前后车辆的司机也都在注视着我。一时间我好像变成了名人似的,让人难以承受。就算他们不看我,我也够辛苦了。

  堵车堵到将近20分钟的时候,焦躁使我的身心接近歇斯底里状态,我真想站起来对着四周的男人们大喊:“不要两盯着我!”右面车道有人从老远的地方就开始看着我。

  然而在这个时候,我终于感觉到自已的脚有些异样、明明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在此之前我却一点儿也没有发现,实在是滑稽得很。看来我是紧张过度了,从昨天起一下子发生了太多事情。说来应该一辈子体验的事情,全都在这一天一夜当中,发生在我的身上。

  我的右脚竟然是赤脚!

  一直不停地踩、放离合器的左脚穿着初子的白皮鞋。令人吃惊的是负费踩油门和刹车的右脚竟然处于光脚丫的状态。而且刚才我又下了丝袜,所以真如字面所描述的那样,完全赤脚。

  等汽车长龙再次停下来之后,我急忙在车内寻找另一只鞋子。顾不上右脚是否被车子里的灰尘脏了,我拼命地用脚趾去搜索驾驶座下方的所有的角落,没有找到。我又低下头太搜寻,还是没有。可能是在八岳旅馆附近,不小心掉出去了。

  这情况实在不可思议,我就这么一直光着脚丫踩油门,直到刚刚才意识到自己没有穿鞋,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我马上又意识到这情况糟糕透了,这样一只脚穿着鞋子,另一只打赤脚,根本没法在轻井泽的马路上行走,因为我穿着高档衣服。如果那样的话,大概该进精神病医院了。

  我得拿出自己的那双鞋穿上。可我的鞋子是黑色休闲鞋,和衣服根本不搭配。虽然已经到了用午餐时候了,在这之前我得先去鞋店买一双白鞋换上。然后…对了,我还得修车!这才是我绕道来轻井泽的主要目的。

  我的脑袋一片混乱。就像做梦一样。不明白从哪儿开始才好。把这样的汁划强加给我来执行,是一个完全错误的决定,这本来就不是我一个弱女子能完成的任务。啊…我真想找个地方睡一会儿。

  我突然感到一阵眩晕,眼前一黑。等我清醒时,才发现自己趴在方向盘上。在这短短几秒钟之内——大约是这样的——我就这么趴在方向盘上,双眼凝视着鼻尖前边的仪表盘。然后我发现映入眼帘的这些东西,开始在我的脑海中变成了另外的意义。啊…这个景…我之前曾经见过一次!我记得很清楚,这是我第二次看到这个景了。

  我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了。这就是所谓的“忆梦”吧。这段记忆非常清晰,不久前,不对,或许是昨天,还是今天早上呢?…也曾经像现在一样,为了前往轻井泽而开着敞篷车行驶于这条公路上。没有错。我记得很清楚。途中也曾像这样感到不舒服而趴在方向盘上。当时我也是茫然地凝视着仪表盘。你瞧!然后过不了多久,待会儿那个马上就…你瞧,响了!

  后面的车辆同时摁响了喇叭,我的汽车晃晃悠悠地往前走着。

  不出我所料,我对接下来映入眼帘的景象全都记得。连对面车道那些直勾勾盯着我的男人们的模样,每个人我都有印象,跟当时一模一样!连顺序都没有变动。我正在重新体验着同样的经历。

  这“忆梦”的感觉随着车逐渐恢复畅通,变得越来越淡了,最终消失了。

  当我在熟悉的轻井泽车站前往左拐,进了轻井泽银座之后这种感觉又回来了。鳞次栉比的商家里的店员们的面孔,似乎全都有印象。而他们好像也都在对我说:“哎呀!您又来啦!”似的。我觉得我自己站在异次元①世界的入口处——

  (①1次元世界是线,即数学上的X轴表示的数轴,2次元世界是平面,用直角坐标系XY表示,3次元(3维)是立体世界,我们所生存的世界,用空间直角坐标系表示。4次元世界,即在3次元世界加上时间轴。异次元就是和我们现在的空间不同次元的世界。科学家认为我们生活的空间有多个次元,即多元宇宙。这些次元是并列的,与同一条时间线平行。如果空间发生塌陷就会与时间线发生错。时空就会崩塌,产生另一个次元宇宙。)

  我看到一家鞋店,我将车停下,慌忙从旅行包里拿出自己的黑鞋穿上。穿着这一身令我全身汗冒火的服装横穿马路。仅有几米宽的石子路,让我觉得如同横跨沙漠那样漫长。

  不管怎么漫长,我觉得在路上的这一段时间更好受一些。当我跨进鞋店,一位看似老板娘的人立即了上来,她打量了我一番,脸上出了一副人般的亲切笑容,真真切切——我记得清清楚楚——她确实这样说道:

  “哎呀!您又来啦…要买白鞋子吗?”

  2

  我双膝一软,差点儿跪倒在店门口,不过还是勉强撑住了。刹那间那种感觉再次浮现。我对摆放在店里的所有鞋子都似曾见过,眼前这个老板娘当然也不是第一次见到。接下来我会买下眼前那双白鞋,而且我也已经试穿过了!

  我迷糊糊地指着那双白鞋,老板娘替我拿下来之后,我连试都没试就买了下来。因为打一开始我就认为那双鞋很合脚。

  我在这家鞋店买了鞋子。我之前也来此买过东西。而且就在刚刚,我这已经是第二次进这家鞋店了。这毫无意义的想法一直在我的脑海里转悠。

  回到车上,我从包里拿出纸巾。蜷起膝盖将脚擦干净。然后再穿上新买的白鞋。这双新鞋有点儿挤脚。不过不至于紧得使我无法走路。

  此时我想起来了。一点儿没错,这双鞋子本来就有点儿紧。

  不是我挑剔,日本产的鞋子从来就没有合适过。如果长短合适,肯定就穿着肥。如果肥瘦正好,脚趾头就紧。回回都这样,这回还得凑合。是啊,我得忍着。

  不知为何,傻坐在车上不动,使我很难受。于是我发动了汽车。

  我晕晕乎乎地驾驶着汽车。结果又堵车了。一踩刹车,汽车猛地顿了一下。我正在纳闷这是怎么回事?过了好一阵子,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我的右脚穿上了鞋子。之前一直光着脚,所以脚掌已经习惯赤脚踩油门及刹车的感觉了。

  听见刹车声而重新找回紧张感。我总算想起来下一步应该做什么了。

  吃饭!我得吃顿饭而且要找一家人多的饭馆,一边吃饭,一边让其他人对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看看手表,现在时间已经是下午1点多,我不能再耽搁了。

  我回过神来,两眼注视着前方。车队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即使在东京也很少堵到这种程度。

  这条路是前往某家著名教堂的必经之路。而这一长溜车队,不是为了那间教堂就是为了附近的网球场,才会如此心甘情愿地排着。不过这些与我无关,要想吃饭的话,还是回到车站附近比较好。

  必须掉头才行,于是我迅速抄了一条小路,绕过散布在树林中的别墅区,开回了车站。有两三辆受不了堵车的汽车也跟着我离开这条汽车长龙。

  我开进车站前面的免费停车场,很幸运地看见一辆小轿车刚刚离开,我慢慢地将MG倒进刚刚腾出来的车位。

  我关掉引擎,拿着手提包踏出车外,敞篷车里不能留下任何东西。我将自己的黑鞋放进旅行包里,不过副驾驶座的脚垫上还留着那一只白鞋和那两团纸。我不想就此丢下不管,可也不知道如何处理。把鞋子扔进垃圾箱似乎也不太合适,况且我看了一下停车场周围似乎没有垃圾箱。我的脑袋处于停滞状态,根本想不出什么好主意来。结果我还是把这些东西留在副驾驶座下面的脚垫上。朝着一家名字叫源泉的餐厅走去,这家餐厅可以俯瞰整个停车场。

  我心不在焉地走上楼梯,随即想起风扇皮带的事情。想去问问这家餐厅的服务员,看看附近是否有汽车维修厂。不料我刚一进门,鞠躬对我说“光临”的服务生一看见我,十分惊讶地瞪大眼睛。吓得我急忙扭头,忘记问汽车维修厂的事情。

  我的心中突然涌出一股不安的情绪。我选定位子坐下以后,那个服务生依然目不转睛地盯着我。那种烦躁的感觉又来了。我急忙摇了摇头,设法调整一下心情。

  用餐的时候,我无须特意做出什么引人注目的行动,不知道为什么,全店的人都在注意我,有几个服务生更是肆无忌惮地盯着我。虽然我思想上有所准备,可这种情况下,我还是吃不下饭去。

  我拿出了粉饼盒,看了一下自己的面容及发型。接着又检查了衣服上是不是有污点。我还看了看餐桌下面的那双脚,虽然没有穿丝袜,看起来也不太脏。衣服、发型及面孔都没有什么问题、当我再次抬起头时正好遇见服务生急忙挪开视线的那双眼睛。我开始觉得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我拿起账单向收银台走去。走在地板上两只脚软绵绵的如同踩在棉花上似的。仿佛进入噩梦当中。

  付了钱走下楼梯,走在店门外的石子路上时,一个系着蝴蝶领结身着黑色西装像是店老板模样的中年男子,从后面快速赶了过来,然后一本正经地对我说:

  “你千万不要去寻短见哟!”

  声音大得像吼似的。

  我不明白他说的什么,便停下了脚步。然而他下面的活更让我一头雾水。

  “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过你还这么年轻美貌就想寻短见,这是为了什么呀?”

  听到此活,我眼前的地面突然旋转起来,脚下的石子路宛如海绵一般。我的身子一歪,慢慢地倒了下去。我的意识深处想到这是一场梦呀…我终于醒了过来。

  清醒过来时,我仍在同一地点。被那个看似老板模样的男子抱在怀里。透过了几张男人的脸的空隙我看见了白云朵朵的蓝天。我闻到了那个打着蝴蝶领结男人西装上的味道。

  奇怪的是我觉得他们离我很远很远,正当我纳闷的时候,突然发现我正肆无忌惮盘着腿坐①在石子路上。我赶忙站了起来,将你裙往下拽了拽。结果又感到一阵眩晕。

  (①盘坐是日本男人很放松的一种坐姿,所以女主人公真理觉得自己这种坐姿有些肆无忌惮。)

  “不要紧吧,要不到店里歇一会儿?”听见他这么说,我一下子回过神来,这可不成。要是那样的话,大家不都记住我的模样了吗?即使爬我也得赶紧离开这儿。

  “不,没关系。真是对不起…”我一边说一边用手想捂住自己的脸。不心头一紧。没了?太阳镜不见了?

  我看了看脚边,还是没有!我使劲想,可怎么也想不起来。我是在什么地方摘下的眼镜,又把眼镜放在了什么地方?我一点儿也想不起来了。

  我竟然让这些人看见了我的真实模样,一想到这儿不悲从中来,更让我吃惊的是,我居然哭了出来。那几个担心地看着我的男人的面孔随之模糊了起来。

  怎么能干出这么愚蠢的事来呢?由于愚蠢使自己陷入极端难堪的境地。我不仅让人看到自己的真实模样,又在众人面前晕倒,甚至让他们看到我哭泣的模样。我真是大大地便宜他们了!

  我向他们轻轻地点了下头,逃跑似的窜到MG旁。急忙发动引擎,盲目地逃离了。那伙人似乎一直在盯着我,直到汽车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中为止。

  等我缓过劲来,发现已经处于树林当中。看来我进入到别墅区的深处了。虽然是柏油马路,不过路面很窄。有零零星星的汽车停在路边,我也往左靠,将车停了下来,关掉引擎。

  我的胃难受极了,又要想吐了。我感到自己已经疲力竭了。最终我还没有打听到哪儿有汽车维修厂。

  这究竞是怎么了?我很难相信这个现实。

  “你千万不要去寻短见哟!”

  “有什么想不开的非要寻短见呢?”

  我记得他们确实说过诸如此类的话。我为什么会有那种想法呢?

  这时我又有新发现了、鞋子!那只白鞋不见了!

  我清楚地记得那只鞋子刚刚还在副驾驶座下面的脚垫上。在进餐厅前我还为怎么处理那只鞋子犯愁来着。说是记得,不现在我已经对自己的记忆力彻底地失去了信心。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我竟然找到了太阳镜。大概刚才堵车时我下意识地摘下眼镜,将它放在副驾驶座上,随后又滑落到脚垫上了。

  我将太阳镜捡起来用纸巾擦过后戴上。然后开始反思到现在为止我所做的一切。我觉得发生了这一连串不可挽回的错误之后,再继续执行这项计划已经毫无意义了。什么都没有按照预定的计划实施不说,还发生了许多怪事。

  鞋子这是怎么啦?这是被谁拿走了?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这样做?

  我突然想起了今天早上遇见的那个摩托车手!就是他!一定是那个变态狂!他直到现在还在跟踪我!我猛地一回头,却没有见到人!

  那两团纸还在脚垫上。幸亏想起了摩托车手,终于使我联想到了风扇皮带的事情。

  是的,我必须先将风扇皮带修好。今天是星期天,汽车维修厂或许还营业吧。

  总之,幸亏想起了那个男的。不然我能把风扇皮带的事忘得一干二净。要是忘记更换风扇皮带就离开了轻井泽的话,那我绕远路到轻井泽干什么来了?

  可是,那个男的拿我的鞋子打算干什么呢?我朝着轻井泽银座的方向开去。我不知道汽车维修厂在哪里,得先找个人问一下。可一想到自己身上所肩负的责任,到派出所去询问肯定不行。我想还是去站前的商业街比较好。

  到了商业街不使我大吃一惊。在星期天的下午,轻井泽竟然人山人海、简直跟东京没有什么两样,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发现路边停车的地方有一个空车位,我一边将MG倒了进去,一边对自己说没有关系的。初子的尸体至少也得一两个月后或许一年以后才能漂上来。到那时候,那家餐厅的老板一定忘记我是啥模样了。

  我脸上是浓妆。平时我可不化这样的浓妆。而且我是尽量比着初子的照片化的,效果不错。跟初子还是有点儿像的。

  只要川北将卧室里那张照片交给警察便万事大吉。我自信我现在的模样跟初子照片的模样也差不到哪里去。现在还没有到投降的地步,再说我也没有退路可走。我想幸亏被杀的是个女人。如果换成男的麻烦大了,男人又不能化妆。

  我打开车门,尽量装出一副镇静的模样站在路边,结果所有的行人齐刷刷地向我这边看来。近处的人全部都看见了我。本来是想达到这个效果的,可是我觉得他们有些异常。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我进了附近的一家服饰店,里面的一个女店员顿时显出惊讶的表情!

  我心想“又是这样”急忙扭头往回走。路过隔壁的汉堡店时,店里的一个年轻男子向我微笑,冲我点头致意。

  我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对我来说,这是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我总觉得有一种超越时空的感觉。从接到川北的电话到现在好像过了一个星期似的。今天果真是10月9星期天吗?

  这儿有一家烧陶店。服务的项目主要是让客人在素坯上画画以及写上纪念文字,然后将陶瓷回炉烧成。这是旅游胜地常见的店铺。看起来这家店比较清闲,我怯生生地走进店里。

  “光临!”

  一个女孩子边说边从里面了出来。她脸上的笑容总算让我觉得她是在接待一个初次光临的客人。我松了一口气,尽管知道这样问有点儿莽撞,还是张嘴问道:^

  “今天是10月9星期天吧?”

  没想到那个看起来十八九岁的女孩子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我猜她大概是在想这位客人怎么会提出如此奇怪的问题呢?她笑得我有些害羞,也跟着讪笑起来。

  不过听了女孩下面的话,我明显得感到我的笑意戛然而止,脸刷地一下变白了。女孩是这样说的:

  “客人您真逗,您刚刚不是问过了吗?”

  我硬是撑住没让自己晕倒。不可思议的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使得我都产生免疫力了。我只是觉得胃有些隐隐作痛,一个劲儿地想吐。

  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来到了大街上。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在注视着我似的。不知什么原因大家似乎预先都知道我要干什么似的,一直在那里等待着我的行动。这是对我的拷问,我孤身一人怎经得起这样的拷问呢?

  我想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一会儿。我身心疲惫,真想找个地方躺下来歇一歇。

  “请问可以用一下盥洗室吗?”

  我强忍住身上的寒战,终于问出这一句话。此时我根本无暇顾忌那女孩是什么表情。我无比难受,总算听清了盥洗室的位置。

  我一边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一边倚着走廊的墙壁往盥洗室走去。不知不觉中迈进了未知的地狱之中。

  我的眼前出现了一扇写着盥洗室的门。我倚在门上将门推开。里面一个人也没有。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灰色空间。我还能微微听到从马路上传来的嘈杂声。但我却觉得这里简直就是异次元空间。

  我本能地察觉到进入这里就会有危险,然而我还是一步跨了进去。紧接我的意识迅速消失。眼看着四周变得黑暗起来。我心想果然如此!但还惦记着别把衣服脏了。

  3

  我的口好痛,好像被硬东西着似的。呼吸十分困难,我呻了两三声。

  肋骨附近觉得硌得生疼。我慢慢睁开双眼,发现鼻尖这儿有一个机械似的玩意儿,原来是音响上的旋钮,而这个旋钮下面还有三个并排着的旋钮。

  我打算用胳膊撑起上身来,不料手一软,我的脸碰到了地板上。不过这地板十分的柔软,像是泡沫塑料似的。

  当我终于起上身来以后,一阵风吹过脸颊。好像是在室外。我看见调速挡和方向盘了,这是车里!原来我在自己的车里。那个被我认作地板的东西是驾驶座。

  我的意识渐渐地恢复了,在我得知自己身处何地时,又觉得头痛了起来。我用左手按住额头,用右手撑住身子。此时右手摸到了两个座位之间的小储物箱和手刹。怪不得!我是躺在驾驶座上,原来肋骨是被这两个东西硌得生疼。

  我慢慢地扫了一眼四周,我看见了树。一个人也没有。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使劲回忆,什么也想不起来。

  附近没有任何行人,看来这是一条林中小路。也就是说,这儿不是轻井泽银座。这儿是远离人群的偏远地方。我看了一眼手表,已经3点多了,这事儿——

  我渐渐地想了起来,我在轻井泽银座进了一家烧陶店。然后进了店里的盥洗室。于是…对了!一进盥洗室我便失去了知觉。这说明我在这一个钟头之间失去了意识,果真如此吗?

  看来情况就是如此。进了盥洗室后的事情,我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事是在午饭后发生的,大概2点钟左右。现在已经3点了,这一个钟头我是怎么了?

  我现在怎么会在这儿呢?这儿是什么地方?我又是如何来到这儿的?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使我感到不寒而栗。我急忙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还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现象。让我松了一口气。我的身体哪儿也没有被人搞恶作剧的痕迹,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衣服也没脏。

  我调了一下后视镜,照了照镜子。我还戴着太阳镜。我摘下太阳镜补了一下妆,然后茫然地坐了一会儿,头痛已经缓解了许多。取而代之的是胃又开始难受了,还是想吐。我想找个地方吃点儿药。

  从昨晚到现在宛如梦境一般。我开始回忆今天走过的路线,我从石神井公园出发,经过吉祥寺上了中央高速公路,然后从八岳来到轻井泽。于是我想起了今天这趟驾车游的目的和使命。不过还是觉得在梦中一般,有些朦胧。

  我有些半信半疑。虽然不知道身处何方,但肯定是远离东京的地方。无论怎么勇敢我都不相信会独自一人来到此地。

  川北杀死了他的夫人,我是为了帮他才独自一人来到此地。想到这里,我真想大喊一声:

  “不是骗人的吧?”

  我的脚尖碰到两个纸团。是两团。我立即想起来那是什么了。那是我在八岳山庄和八岳旅馆休息时夹在雨刷下的恐吓信。

  这两个纸团把我唤回现实世界。这就是证据,我果然在现实之中。

  我将纸团捡了起来,拍了拍上面的灰尘,将它摊开。这是猥亵下的恐吓信。我还记得刚看到时那种令人作呕的感觉。就是小学生也比这个写得好得多。真是一手臭字!

  我再次愣住了,两眼发直。急忙把纸展平。没有!上面的字消失了!

  我马上将纸翻过来,同样!仍然是白纸一张!我又捡起另一个纸团,摊开、将它展平。怎么会出这样的事!跟刚才那张纸一样,上面的字全部消失了!我张着大嘴抬头望天。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是在做梦吗?我的手上只是两张皱皱巴巴的白纸。

  我一定恍惚了好长时间,觉得像是过了一个钟头似的,其实可能也就一分钟左右,我完全糊涂了。仿佛有人在给我变魔术。

  的确是这两张纸。它像是笔记本上的纸,我清晰地记着上面有绿色的格线。如今我手上这两张皱皱巴巴的纸上也有绿色的格线。

  格线之间文字是用圆珠笔写的,绝不是用铅笔写的。然而,只有字消失了。怎么会出这样的怪事呢?

  过了一会儿,一股坚决不能在此逗留的强烈的想法从我心中涌起,将我的茫然赶走。信纸上文字魔法般的消失了,我的使命感彻底苏醒过来了。尽管不知道是什么,我也不能老是为信纸一事而费脑筋。

  虽然不知道这是哪里,但也不能再耽搁了。我至少浪费了一个钟头了。现在已经是下午3点多了。假如从此地到高山远比到轻井泽要遥远的话,按照预定的行程傍晚到松本,半夜能赶到高山那才怪呢!

  我为了启动引擎,将手伸向引擎点火开关。不可思议的是钥匙竟然平安无事地在锁孔上。我立即打着了火。然后将放在副驾驶座上的太阳镜戴上。

  我思索了一下该往哪儿走好呢?可我不认路,只好顺着路往前走,等遇见人再问路。

  这是一条土路。路面上不仅有车辙,而且杂草丛生。仅走了500米便来到了柏油马路。

  当汽车不再颠簸时,我又产生了疑惑。我不可能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自个儿驾车来到此地。那么是谁把我拉到这儿的呢?目的又是什么?

  说到失去意识,那么我是怎么失去意识的呢?经过一番冷静的思考,还是没有答案。我拼命地回想,当时我似乎闻到一股药味是的,就是如此。

  那么我是被什么药物熏倒的吗?怎么会出这种怪事呢?这又不是在演侦探影片,谁会给我下药呢?大概是盥洗室里的消毒水的味道吧?

  我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那个摩托车手的模样。银灰色的夹克、黑色的皮、红色的头盔、好的厚嘴,还有那红白相间的摩托车,一一浮现在我的眼前。于是从脚面一直到大腿都起皮疙瘩。

  我很快就联想到了风扇皮带,是的,我得换风扇皮带!

  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无巧不成书,我走了不过5分钟,我的右手边竟然是家汽车维修店。令人庆幸的是这家店还营业。一个身着沾油污工作服的小伙子,已将卷帘门拉到一半了。我急忙将汽车开往右边,按了两三声喇叭。那个小伙子停下手来往我这边看,我将汽车开到他的身旁,并大声喊道:

  “请等一下!”

  这是一个热心的小伙子,立即将卷帘门推了上去。当他打开我的汽车前盖检查引擎时,感慨地大声问道:

  “嘿!这是你的智慧?”他抬起那是油污的脸来看着我。

  “这个?你说的是丝袜吗?不是的。是朋友教我的。”

  “嘿!原——来如此!我学了一招!以后假如拉女孩出去兜风,就不怕风扇皮带断了!”

  他一边说一边拿着工具拧着螺丝。然后将我那沾油污的已经变成黑糊糊的丝袜拎了出来。我脸红了,有些害羞。

  “请问,有风扇皮带吗?”我问道。

  “当然有了!”他答道。然后他穿过是油污的工作间,从一面更加肮脏的墙上摘下一个灰色的橡皮圈。

  我害怕脏了白衣服,站得离他稍远的地方监视他工作。

  他突然说:

  “把机油换了好吗?”

  “是的。好的!我的朋友也是这么说的。”

  “因为引擎过热,所以得换机油。”他说道。

  “请问,是不是需要很长时间呢?我有急事。”我问道:

  “哪儿的话,用不了多长时间的。顶多20分钟。我的技术好着呢!滤也换了好吗?”

  “滤…什么?我不懂!”

  “过滤机油的东西,不过也没什么关系,不换也行。那么清洗一下水箱吧?”

  “清洗水箱…?”

  “嫌麻烦就算了吧!你带着驾驶执照了吗?”

  “总而言之。用时太多的话,怕不行。”

  “用不了多少时间的。顶多再加5分钟。反正得换机油,还是清冼一下比较好一些。上次换了机油后你跑了多少公里?”

  “这车是借来的。”这句话已经到了嗓子眼,生生被我咽了回去。那句话一出口,我之前所有的辛劳便付诸东了。我现在是川北初子。所以这是我的车。

  “不知道,我忘了。那个…哎…你刚才说的那些都吧。抓紧点儿!”我气地说道。

  “OK!没问题!总共也就用25分钟。”

  他一边说着一边打开引擎上的黑色盖子,拿出一罐像是罐装汽水的易拉罐,拉掉拉环后,将易拉罐里的体倒入引擎之中,然后发动引擎。

  “这样等5分钟。”年轻的维修工说道。

  然后他一边摆着调速挡,一边问我这五个挡都还好用吧。这又使我想起了摩托车手。

  看我不理他,他便从墙角拿出一罐油和大千斤顶来,默不作声地干起活来。

  正如他说的那样,正好用了25分钟便将车修好了。

  我付了钱后,向他打听道:

  “请问18号公路怎么走?”

  “18号公路?”

  他一脸疑惑。我顿时感到不安起来。他的表情说明我提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近在眼前。这就是!”我应了一声:“原来是这儿!”

  这家店就在18号公路边上。和我刚才走的土路呈T字状。维修店就在拐角处。

  “请问去松本怎么走?”

  “去松本往右,一直走就到了上田市。然后上松本公路。”他答道。

  “是吗?如果去轻井泽呢?”

  “去轻井泽的话往左呀!”

  他脸疑惑看着我。那样子是想问你到底从哪儿来的呢?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这说明我离开了轻井泽,到了去松本的18号公路上了。

  “这附近有加油站吗?”

  “隔壁就是加油站。不过今天歇业,因为是星期天。往前再走一段路有一家营业的加油站。”

  “是吗,谢谢您!多亏您帮忙。”

  正在此时,一个看似老板的中年男子开着一辆小轿车回来了。看到我以后,出一副跟我很的笑容,大声问道:

  “您果然来了?”

  “我们原先见过面吗?”

  “瞧您说的,您刚才路过这儿的时候,不是向俺挥手打过招呼吗?”
上一章   高山杀人行1/2女人   下一章 ( → )
高山杀人行1/2女人小说网是最值得收藏的小说阅读网,免费提供高质量高山杀人行1/2女人最新章节,收录当前最火热的网络小说,是高山杀人行1/2女人爱好者必备的小说阅读网。岛田庄司所撰高山杀人行1/2女人的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高山杀人行1/2女人为虚构作品,请理性阅读勿模仿故事情节。